想了一天多,中午我提了分手。上次我又回头了,但是很随意,所以好像意义不大。这次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回头,但至少比上次多考虑了些。我终于不用再为了写日记而写日记了,之前为了给她看,我心里的话也不敢真说,俨然违背了我记录内心的初衷,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为了给她看而不是给自己看。真话不敢写,内心感受隐瞒了许多,或许这就是问题的一个根源吧?
  理由总是能找到很多,想分也是,不想分也是。上次和这次一样,她总是要和我讲别人说的道理,顺带“威胁”我几句,比如伤永远弥补不了,恨死我,那你这样说了我为什么还要回头。谁也不喜欢被威胁吧,或许她本意不是这样。当然这些是浮于表面的,如果不能找出真正的问题所在,即使这次再和好也迟早要完。

  最近我突然觉得我们这个年纪的当真是年少轻狂有些叛逆,总觉得长辈是老顽固说的什么也不对,但是人家确实多活了几十年,难道白活了吗。谁也躲不过几十年的寿命终结,能做得更好肯定要站在前人的经验之上。他们总说要好好学习,以前总是听不进去,最近我也不反驳干脆顺从了,毕竟他们至少还是支持你学习的呀。世上确实有读书无用论的存在,相比之下,支持鼓励学习确是更好些了。他们的很多教诲即使不一味地认同,也是要参考的。生命短暂,节省些试错时间岂不更好。现在回想初中三年,虽然没什么清晰的记忆但也还算美好,即便每天好像很累。回看去年此时剪辑的视频,感触良多,老师都是好老师,怪自己贪玩没出息。若是高中再如之前,我当真是对不起自己。

  爸妈是想着要发财,归根结底却是为了能有钱让我们姐弟三人过得更好,怕我大姐没地方出嫁、为我结婚准备(哈哈但是我感觉不用吧,也说不准),所以哪怕他们现在每天沉浸在一些我看来愚蠢的事,有些被骗的感觉,那也就如此吧,我也就是劝劝不可能以死相逼吧。过几个月我爸或是会去江苏之类的地方做事,希望这是个踏实的事真能赚点吧。老爸叫我不要为钱担心,就算我到时候真去港理工一年十几万也让我读,或者是半公费飞行员,这倒是让我暖心了些。

  和她不知到底是不是缘于三观之分歧,也许是成长环境不太一样吧,直说就是家世了。她不用为生活考虑太多,这倒不是说她败家之类的,女人败家我也不觉有什么问题,男人赚钱不就是让女人败的吗自己又没什么花头。三观也不能片面的在她理解来是是物质与否,那只是人生观中的金钱观吧。那就先从世界观说起,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,我们都是同种族也没有留学怎样,没什么冲突。人生观就有些问题,比如生死之观念,我现在最大的心结依然是面对死亡。人活这几十年的意义究竟是什么,如果是生物的本能为了种族之延续,为什么要给我意识。经历人生的喜怒哀乐之后我十分珍视这些记忆,哪怕它不美好,这也是我写日记的原因。但是我所恐惧的就是死亡后永远的沉寂,我再也醒不过来,这也意味着我再也不会有意识,我的记忆会烟消云散。我想到一个解决方案,像存储器一样,将我的记忆全部拷贝下来,放到人工智能机器人上运行,那我的意识似乎还是我。但是是我吗?如果同时产生一模一样的多个我呢,这有点像平行宇宙,虽然此刻他们相同,但下一刻因为环境中任何一个变量的不同就开始歧化发展,如此往复,无尽的可能。我还是我吗?和忒休斯之船差不多,有了一模一样的记忆有什么用,此刻清醒的我和机器里的那个我是一个我吗?我甚至都没办法证明现在入睡前的我和明早醒来的我是同一个我,如果只是记忆相同而不再是今天的我呢?我该怎么证明,我还是我吗,这令我陷入无尽恐惧......我似是应该学习学习哲学,难道人类文明发展至今,就没有一个人和我有过同样的想法?百亿分之一都没有么。

  她对于这些,仅是说别想太多,不要管。这是真的有矛盾存在。

  价值观上,幼儿园时我特别喜欢橘色,应该是和我梦想着当消防员有关。那我的本心本是想救人与水火的吧。不过现在受死亡观念影响,我也有些怕死了。我也在尝试理解古代先贤之见解,总不能说他们都是傻子,只有我自私才是最正确的吧。我个体的价值可能真的要和人类这个种群相关。我就算获得再久,撑死一百来岁,对宇宙来说连一刹都不算。

  唉写到这就困睡了,已经12:49了,再写会儿就睡。

  自私有时确实不是贬义,人也是生物,自私才能生存得更好。对她来说我只要跟她在一起不管如何都觉得挺好,那是对她挺好,对我有什么帮助我在思考。有与没有在现阶段是看不出来什么,那是否还要继续。不能太功利,但是为了身心愉悦也至少是个目的,和她在一起我是有开心的时候,但应该不算太多。现在两百三十天左右,好像每天没话说,就是早晚安吃饭否穿衣否。也不能说因为她学音乐我一窍不通只能说弹得好,我喜欢数码软硬件摄影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一定不合。我也要像她一样讲讲别人的道理,钱学森搞科研,他老婆也是搞艺术的呀。但是我不知道共同话题到底是什么,怎么办。

  难道我们应该一起进步,不要在娱乐上浪费太多无谓的时间,而应该一起学习,比如看同一本文学经典然后交流一下么。但是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有待考究。不要说以后生活在一起就有话题,现在都没有还指望往后会有么。

  我确实是应该在高中拼一次试试,因为我这辈子到现在好像还没拼过。是呀,我从来没拼过。现在我都想找个另一半的意义是什么,搭伙过日子?那意义不大吧。我说个适合做朋友她也要冷笑,这......“朋友”二字在我的生命里都没出现过几回,连那些对我有好感的女的多都没,小学时刘伯驿应该算但是现在也生疏了,后来一直到现在王楷鉴应该能算,再然后就没有了,所以就算是做朋友那也是我生命中唯二的存在了。唉......算了,就这样吧,有些累了,倦了。

  静,一静

  睡觉,呼噜声震天唉,静,静......

Last modification:May 19th, 2020 at 01:13 am
如果愿意支持我,请随意赞赏